当前位置:33dk中医胎盘中药紫河车大补之辩
胎盘中药紫河车大补之辩
2022-06-20

胎盘,中药名为紫河车。她温暖、柔软、呵护着生命。 有文学家借来感慨人生,写下“一个简单的盘子,就是人们生存的最初祖庭”的句子。 现实中,关于这个“简单盘子”的功用、价值、去向,却牵扯出一场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当真有效?如何用药?可否食用?怎样获得?似乎并无权威解释。 本文将为大家拨开重重迷雾,褪去神秘面纱,还原一个真实的胎盘。 近日,有关哈尔滨某大型妇产医院附近存在数十家“三无”胎盘代加工作坊的报道,让胎盘食用及中药紫河车进入了大众视野。胎盘入药,古已有之。目前,除了直接烹饪食用外,批量回收的胎盘往往被加工成为紫河车中药饮片以及相关中成药。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药准字查询系统中输入“河车”关键词,可以搜到36条登记在案的药品记录,药品名称包括“紫河车胶囊”“河车大造丸”“河车大造胶囊”等。 紫河车成为一个敏感词,短时间的媒体聚焦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似乎是紫河车长期“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色彩。其实际药用价值尚无定论,中西医观点不尽相同,缺少权威科普,大众更是一头雾水。 功能篇:胎盘大补之辩 探索胎盘的功效,先从一个故事开始。 已故老中医李可早年被诬入狱,在狱中,受一老中医启蒙,自学中医。期间,六旬老母亲悲伤抑郁,确诊为食道中段癌,1970年10月并发梗阻,去医院接受了一个月放疗。11月,李可出狱探视母亲,病情已经很重,5天水米未进,靠输液维持生命,医院告知已无挽救希望。 12月6日返家,母亲每日以水解蛋白维持生命。病灶周围瘀血、水肿,胸背刺痛。李可拟了加味开道散,研极细粉,蜜汁调糊含化,同时,每日午时用梅花针叩刺胸背疼痛部位,及相应的华佗夹脊穴。3日后,疼痛缓解,攻克了梗阻关。 此后,李可又开了益气降逆方、张锡纯氏来复汤和升陷汤加减,扶元固本的方子,让母亲几度脱险。此后病情好转,体质慢慢恢复,可顺利进食油茶、泡蒸馍、细挂面。 两个月后,李可拟了汤、散两方,散剂中,每剂药用了120克紫河车。连服汤剂3年,散剂终生未断,母亲带癌生存10多年。 李可用汤药和针剂,让母亲险死还生。我们感受到中医的力量和神奇。当然,文章的“主角”紫河车虽然只在结尾才现身,但功劳不可小觑。 治一切虚劳损极 明代人汪昂所著《本草备要》中记载,紫河车为“本人之血气所生,故能大补气血,治一切虚劳损极。” 简言之,紫河车可治“五损六极者”。 “损”即减少,失去原有的使用功能,这里指“肺、心、脾、肝、肾五脏虚损”者。《诸病源候论·虚劳候》:“六极者,一曰气极,令人内虚,五脏不足,邪气多,正气少,不欲言;二曰血极,令人无颜色,眉发堕落,忽忽喜忘;三曰筋极,令人数转筋,十指爪甲皆痛,苦倦不能久立;四曰骨极,令人酸削,齿苦痛,手足烦疼,不可以立,不欲行动;五曰肌极,令人羸瘦无润泽,饮食不生肌肤;六曰精极,令人少气,然内虚,五脏气不足,发毛落,悲伤喜忘。” 清代医学家俞震纂辑的《古今医案按》中记载了吴茭山用两个胎盘治好了患癫痫的女子。“吴茭山治一女子,瘦弱性急,因思过度,得颠疾,或哭或笑,或裸体而走,或闭户而多言,诸疗罔效。吴诊其脉浮而涩,思虑过伤,神不守舍也。用紫河车二具,漂洗如法,煮烂如猪肚,切片,任意啖之,二次即愈。后服定志丸一料,日煎补心汤一服,调理百日后,乃毕婚,次年生子,身肥壮。” 在《本草纲目》中也记载了用紫河车治癫痫的方法:久癫失志,气虚血弱者,用紫河车治净,烂煮食之(《朱氏集验方》)。大小痫疾,初生胎衣一具,长流水洗净,仍以水浸,春三、夏一、秋五、冬七日,焙干为末;羌活、天麻、防风各半两,白僵蚕、白附子各一两,南星二两,川乌一个,全蝎二十一个,为末,糊丸梧桐子大,朱砂为衣。每服五十丸,好酒下。(刘氏《经验方》) 除了治疗癫痫,《本草纲目》中还记载了紫河车可治“妇人瘵疾劳嗽,虚损骨蒸等,男子遗精,女子带下等征”。此外,“其补阴之功极重,久服耳聪目明,须发乌黑,延年益寿”。 讲到紫河车的养生保健作用,固本培元散不得不说。固本培元散的基础方由人胎盘、鹿茸片、红参、灵芝、三七、琥珀组成,适用于亚健康人群和慢性病患者的恢复调养。李可在此基础上随证加味,拟定出十余首协定方,用于治一切久损不复之大虚证:先天不足,衰老退化,免疫缺陷,及虚中夹瘀、夹痰、夹积等,都取得泛应曲当的疗效。 国医大师朱良春在其著作《虫类药的应用》一书中,总结了紫河车在至少17种疾病中的应用;国医大师邓铁涛用紫河车辅助治疗重症肌无力患者,治疗以补脾虚为主,同时补肝肾之虚,收到奇效。 北京协和医学院基础医学院王岚博士介绍,胎盘能增强人体免疫力,促进生长发育,抗感染,抗过敏,调节和平衡内分泌、延长青春期;对再生障碍性贫血、白细胞减少症、女性生殖系统发育不良等症,均有较好疗效。 如此好东西,是否人人都适用? 辨体质食之 陈琳琳(化名)在生产当天,叮嘱家人:“胎盘补气血,是味很好的中药,要带回家冻在冰箱里。”40岁陈琳琳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第一次产后的胎盘经过炮制,做成胶囊吃了一半,感觉身体恢复得很快。陈琳琳觉得这是好东西,就让家人把剩下的胶囊吃了,但老公吃了后,牙龈肿了好一阵子。 原来,健康人不宜吃胎盘。不仅不能起到滋补效果,反而会使得体内阴阳失调,干扰正常的内分泌,对健康造成危害。 清代医书《得配本草》中言:“紫河车大补气血,阴虚火动者禁用”,是说紫河车作为一种大补气血的补药,若身体没有明显气血虚弱的表现,不宜食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中医医院医师何振东认为,补药为虚人所适用,实人用之,恐有鼻血、发热、牙痛、咽痛、便秘等“上火”表现。陈琳琳的丈夫就是补过了。 “人胎盘中含有的营养成分并不神秘,它同一些动物胎盘的成分大同小异。”北京藏医院西医内分泌专业刘红梅博士说,以免疫增强效果为例,现代医学认为,尽管胎盘含有丰富的免疫球蛋白,人服食后,并不能直接被消化道吸收和利用,而是被消化分解为并不具有抗病免疫功效的氨基酸但不适合所有患者。一定要在辨证之后使用。 而且,西医认为儿童不宜食用。刘红梅说,现代医学证明,紫河车含女性激素、促性腺激素等,有激素样作用,可促进乳腺、子宫、睾丸的发育。如果儿童进食了含丰富性激素的紫河车,极易导致性早熟,最明显的就是生长发育提前停止,容易出现心理自卑、性行为提前等。 健康儿童虽不宜食用紫河车,但中医用紫河车却治愈了小儿癫痫、小儿遗尿、小儿疳积重症和小儿大脑发育不全等病患。 还有,医生建议过敏体质不宜食用。5岁的孙静怡(化名)自幼体弱,支气管哮喘反复发作2年多了。医生建议用玉屏风散加减,并服用紫河车粉以补肾纳气,达到根治的目的。后来,小静怡的妈妈用胎盘与瘦肉等量同炖,给静怡吃了1碗,结果当天夜里小姑娘突发呼吸急促、喉间痰鸣、烦躁不安,急诊入院诊为支气管哮喘发作。 查其原因,是对异体蛋白过敏。也就是说孙静怡是对紫河车中含有的蛋白干扰素过敏引发支气管哮喘。 然而,也有临床数据显示,用紫河车治愈小儿哮喘的成功案例达九成。此外,紫河车还有抗过敏的作用。 您一定有疑问,为何紫河车治疗哮喘,却又能引起哮喘;能抗过敏,却又能引起过敏?这点可用中医的整体观和辨证思维来解释,同病异治、因人而异,所以,紫河车药用价值固然高,但不适合每个人。 另外,胎盘处置不当,可能会成为疾病的传染源。胎盘是母胎间物质交换的“中转站”,是一个营养和病毒可能同时存在的组织。胎盘经过正确炮制,或者经过专业医疗机构加工后制成免疫制剂或者胎盘注射液,可用于治疗。但处理不当,胎盘中的大部分营养可能会损失掉,还可能会感染病毒。 胎盘制作 何振东医生赞同陈琳琳把胎盘带回家找专人炮制后备用的做法,何医生的爱人生了宝宝后,他就把胎盘带回家做了及时处理。 何振东是中医出身,对紫河车功效比较了解,并能灵活使用。“紫河车虽为大补之品,但也不必拘泥其补益之性。把紫河车同等量白人参或红人参,磨成粉,掺少许放在粥中,给产妇食用,补益身体。”何振东爱人在他精心调理照顾下,恢复得非常快。“如吃不完,暂且留着,以备日后不时之需。”可怎样加工?很多人都特别好奇。 《本草纲目》中记载:“吴球曰:紫河车,古方不分男女。近世男用男,女用女。取得,以清米泔摆净,竹器盛,于长流水中洗去筋膜,再以乳香酒洗过,篾笼盛之,烘干研末。亦有瓦焙研者,酒煮捣烂者,甑蒸捣晒者,以蒸者为佳。董炳云:今人皆酒煮火焙及去筋膜,大误矣。火焙水煮,其子多不育,惟蒸捣和药最良。筋膜乃初结真气,不可剔去也。” 何振东认为董炳的方法可取,凭着自己炮制中药的功底,在家完成了胎盘的整个炮制。 首先是清洗,胎盘洗净,极为不易,需要有一定耐心,至少需要5~6小时以上,方能洗净。如果家旁有水质好的河流,绑于河床的固定物上,冲洗一夜可净。 新胎盘在未冲洗之前,呈明显的猩红色,在脐带与胎盘的连接处,有明显的血管分支突起,应在此剪断脐带,可以放出大量血液,冲洗过程中也会有大量血液渗出。胎盘洗净后颜色会明显变淡、变白。把胎盘放于通风处,让水分渗出、蒸发。晾干后焙干,焙干需要瓦片,但现在城市里不好寻找瓦片,可以用煲汤的紫砂煲代替,用支架把煲抬高,离火源稍远一些,时不时翻转胎盘正反两面,慢慢焙干。这个过程要有耐心,不能着急,大概需要数小时要数小时。 何大夫特别提醒制作者,此物易招蚂蚁,要密封、干燥保存。 传统篇:血肉有情之紫河车 胎盘之名 在中国,胎盘有很多名字:衣胞、胎衣、混沌皮、仙人衣、混沌衣、混元丹、佛袈裟。“紫河车”则是中医药的处方名。古人敬畏生命,用心良苦,用诗意的名字消除患者服药时的尴尬与不适。 “天地之先,阴阳之祖,乾坤之橐龠,铅汞之匡廓,胚胎将兆,九九数足,我则乘而载之,故谓之河车。其色有红、有绿、有紫,以紫者为良。”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本草纲目》引《丹书》对紫河车的描述诗情画意,更添几分神秘。 一说其名源于道教文化,“河车”一词最早见于《周易参同契》中的“五金之主,北方河车。”河车指“真一之气”,运转周流,往来无穷,如车载物,故曰河车;又指两肾所蕴藏的“水府真一之气”,两肾一左一右,像日月周转,又像两个轮子运转。因母体娩出时为红色,稍放置即转紫色,故称紫河车。 在自然界,吃掉胎盘是一个普遍现象。仅有少量胎生动物没有这种行为,包括鳍足类、鲸类、骆驼和人类。有学者认为,自然界中发生的食胎盘行为主要是为了隐藏痕迹,以避免遭到捕食者的追踪。另一种解释是哺乳动物通过吞吃胎盘增加营养,以尽快恢复虚弱的体力,从这点上看,哺乳动物竟是天生的养生家。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同动物的胎盘,中医认为功效大不相同。羊胎盘和鹿胎盘的功效相近,补肾益精,益气养血,治肾虚羸瘦、精血不足、腰膝酸软、虚损劳瘵等。而猫胞盘的功效是和胃止呕,治噎膈反胃,呕吐不食;牛胞盘则可烧灰外搽敷治臁疮,内服治冷痢。 非金石草木药可比 《本草纲目》记载:“胎盘,治男女一切虚损劳极。”胎盘可益气补精,安神养血,非金石草木可比。与金石草木不同,紫河车是血肉有情之品,用有温度、有感情的药(食),补充人的精、气、神事半功倍,故沿用至今。 血肉有情之品,指具有补益强壮作用的动物类中药,此类药材主要来源于人或动物的某一组织器官或整体,“有血”、“有肉”,故命名之。 先秦古籍《山海经》中记载了76种动物药;1975年湖南马王堆3号汉墓出土的,我国最早的医方《五十二病方》中载,当时有人、兽、禽、鱼、虫五类动物药112种;《黄帝内经》中,载“五畜(牛、犬、羊、猪、鸡)”和“四乌骨一茹丸(有雀卵)”的食养药防治方,总结出“天人合一”的整体观和药治食养的防治观;到了清代,众多医家如叶天士、吴鞠通对动物类补益药更为推崇,叶天士注重“血肉有情之品”之说,“血肉有情,栽培身内精血。”然而此品虽具有补气、补血、补阴、补阳的作用,但因其味厚、腻滞,易伤脾胃,故在临床应用上也应按辨证组方配用。 其实,在各文明古国的历史上都曾使用过动物药材,只是动物种类因地而异。在古埃及的莎草纸医书中,记载着大约700种药物和800种药方,其中动物药有蜂蜜、胎盘、脑、肝、肺和血液以及粪尿、乳汁和胆汁等;英国的《1618年伦敦药典》也包含许多动物药,如胆汁、血、毛皮、汗液、唾液、蝎子、蛇皮、蛛网等。 可见,从古至今,世界各地对血肉有情之品的认识和使用大致相近。 “就单品对单品,比如人工牛黄对天然牛黄,难以实现替代。”国医大师、国药泰斗金世元说,同样,紫河车生津补血的功效也不能完全被其他植物药替代。但如果中医师善于遣方用药、精于配伍,还是可以尽量回避使用这些血肉有情之品的。 国医大师、虫类药专家朱良春也认为,诸虚之中,唯阴阳为甚,需长期调养方能补之。而血肉有情之品因具有独特的生物活性,固本培元,补虚能收奇效。 思考篇:讳莫如深不如主动“脱敏” 规范胎盘处理和紫河车生产 紫河车“敏感”或许正因为缺少细则,“说不清道不明”,紫河车“敏感”又因处在两个部门的职能交叉领域,胎盘去向、紫河车来源分不清谁来管,紫河车“敏感”更说明中药的规范化、标准化还有一段路要走。 “这个问题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立新认为“热炒胎盘”问题是一种过度解读,也无须避之唯恐不及,“胎盘和血液不一样,血液有生理活性,可以直接用于医疗,胎盘缺少生理活性,是人体废物,但具有一定医药价值。脱离人体的胎盘可以明确是物,所有权归产妇所有。”他认为可以制定一些细化的规范规章,规范胎盘处理和紫河车生产,但无须专门立法,也不存在过多争议和难点。 至于紫河车的伦理问题,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王京跃副教授认为,不伤害供体生命健康、不损害人格尊严是现代生命医学应遵循的基本伦理原则。而生命科学研究的胎盘并不具有生命型态,当完成孕育功能并自动脱离人体后对其加以利用,不存在损害完整生命的伦理道德问题。 从根论治,紫河车似乎不存在难以剔除的“过敏原”,讳莫如深,讳疾忌医,不利于消除监管灰色地带,更会人为加剧“过敏”。 而任由监管灰色地带存在,首先会滋生公共健康隐患。医院胎盘处理的不透明化和监管缺位不仅会催生寻租和“胎盘掮客”,更将导致紫河车原料难以溯源。来源不明的胎盘,其病毒检测、病毒灭活等均存在较大难度,有可能造成传染病的流行。如乙肝病毒,对高温、低温、干燥、紫外线和一般化学消毒剂均耐受,在沸水中还可存活10分钟,如果胎盘被乙肝病毒感染,其加工制品仍有可能携带病毒,病人服用后就可能被感染。 尽快制定管理的规范和细则 任由紫河车持续“过敏”更可能抑制紫河车产业的发展。医院、监管部门乃至药企对于胎盘和紫河车问题的过分小心和保守处理,反而不利于公众正确认识胎盘及其药用价值,甚至加重疑虑,对增加胎盘供应源以及提高紫河车销量会产生负面效果。公开、透明、规范是市场活力的源泉。紫河车持续“过敏”不利于产业的健全和进一步发展。事实上,据中药材天地网显示,近期紫河车可供货源充足,但整体缺乏实际消耗,货源走销依然缓慢,行情疲软运行。 让紫河车“脱敏”不难,多部门联合讨论,尽快制定胎盘和紫河车管理的规范、细则,进一步明确监管分工,从严管理,针对医院胎盘处理,强化卫生计生部门的督导、检查,针对紫河车加工、生产,加强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质检和抽查。同时组织专家进一步论证研究新鲜胎盘和紫河车的药用价值、适用人群及合理使用方式,加强科普宣传,消除紫河车的神秘色彩。 紫河车不会是个例,随着中医药产业的发展,更多原料特殊抑或工艺特殊的中药或许会成为新的敏感词。面对“敏感”中药,与其讳莫如深,不如主动“脱敏”,不断用更加健全的制度、完善的监管体系为中医药的现代化、标准化、产业化发展保驾护航,从而不断挖掘传统医药宝库,发挥好中医药这一独特的卫生资源。 由此,是时候让“紫河车们”“脱敏”了!

(责任编辑:zxwq)